白月光。

(范基)Knight

30分钟产物,看看能不能换第三人称写点东西orz
...事实证明写的真的不行,还得练。







年幼的loki曾经有好一段时间都十分迷恋中庭的“骑士”,其热情程度完全不亚于thor对女武神。


“...于是骑士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是所有有关骑士故事的结局,总是在公主与骑士黏黏糊糊的爱情中结束。

年幼的loki很不解,为什么骑士总会爱上公主,为什么骑士总是无条件的保护公主。

“爱情有时候是莫名其妙,但总是美好的。”

象征着爱与美的的神后微笑着亲吻loki的脸颊。“我的孩子,如果你遇见了一个你爱的人,你就会明白。”

“我不会无条件的爱上一个人,除非他也爱我。”

loki思考了一下他所爱的人,好像都符合这个标准。

...只有一个人

loki发现在他所爱的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没有明确的表达过他也是爱他的。

——那个真正如同骑士的人。有漂亮的剑法,优雅的姿态,琥珀色眼睛和温暖微笑的Fandral。

在loki所爱之人的圈子里只包括了“父亲,母亲,哥哥”一类的人,Fandral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loki也不知道,太小的孩子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在他眼里所有离不开的人就是他的爱人。

那么Fandral是否爱他呢?

儿童有了疑问不会憋在心里,loki急切的想知道Fandral是否爱自己,于是他就去问了。

直言自己的爱并明显的表示渴求得到回应是小孩子的特权。loki成年后总是无比庆幸他曾使用过这项权力。


“你爱我吗?”

Fandral在擦亮佩剑的时候被loki的突然发问吓到差点丢了剑。

“...小小年纪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Fandral看着loki闪闪发亮的绿眼睛感到莫名其妙。

“骑士总是会爱上公主,我不是公主。但我希望我爱的人也会爱上我。”

小loki十分认真的说出了这番他酝酿了好久的话。

Fandral看着loki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可爱,于是摸了摸loki的头。

“可我不是骑士啊。”

Fandral故意停顿了一下,微笑着说

“既然我不是骑士,那我也不必爱公主了,爱王子也是可以的吧。”

loki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拯救北极圈计划

想开个范基的坑...
但怕坚持不了,自割腿肉暖暖北极圈1551

好吧我想问的是骑士FandralX王子Loki有人喜欢么...
有人喜欢我就开始写啦!(在数学课上)

北极圈艰难的生成同框😢
...违和感应该不太大吧...

〔范基〕First meeting

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我未成年的时候,宫中那些无趣的女眷总是热衷于讨论各种无关于她们的八卦。

“天呐,你真该瞧瞧昨天酒宴上Fandral的礼节多么周到...他不但是个勇士,而且是个绅士...”

从她们口中描述的Fandral似乎是一个叼着玫瑰骑着白马的风流骑士...well,在战风剽悍的阿斯加德竟然还有这种勇士,似乎还颇受欢迎,他的名字着实在我的幼年停留了不短的时间。

后来当Thor成年时,做为王子,也是战士,他结识了他忠实的朋友——仙宫三勇士。
Fandral就是那三勇士之一,事实上我对他们了解不多,对他的映像也只停留在Thor所说的“战斗勇敢、很讨女孩子喜欢”之类的。那时我尚未成年,再加上体格并不像Thor一样健壮,所以并不被准许和他们一起上训练场上实战。
而Thor在有了新的伙伴后也不想从前时时在我身边。那个从前会围绕着我嚷嚷的哥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会在酒宴上侃侃而谈,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Thor。

我得到了更多独处的时间...但是总是一个人,果然还是有些寂寞啊。

在我成年那天,举办了盛大的酒宴庆祝。
我一向并不适应这样的场合,但作为我自己的成人礼,还是尝试着在这样的场合与众人应酬。
Thor喝的大醉,他搂着我的肩膀向他的朋友们介绍我。

“嘿,朋友们...这是我的弟弟loki...!loki这是Hogun...这是Fandral...这是Volstgg...这是Sif...哈哈,以后loki就可以和我一起训练了,他是个很棒的法师呐...哦,Fandral的剑术很适合你呢...。伙计们,我没吹牛吧,我弟弟肯定是阿斯加德最好看的人...。”

Thor在说胡话的间隙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就醉倒在了我的身上...我还从不知道他喝多了是这副德性。我勉力支撑起他沉重的身体,轻拍他的脸颊试图唤醒他...但是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成效。...酒真是个麻烦的东西,正当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Fandral过来扶住了Thor,他向我笑笑,把Thor的一条胳膊抗在了自己的肩上。

“...呃,小王子陛下,Thor他喝醉了总是这样。...不过幸运的是他从来不发酒疯。”

他的眼睛是透亮的琥珀色,他笑起来暖暖的,让人觉得明亮又不至于刺眼,看着他扶起Thor似乎非常熟练的样子,就让人知道他经常帮Thor收拾醉后的烂摊子。

“嗯...Hogen,Volstgg可以帮忙把Thor抬回闪电宫么,毕竟这是Loki的成年礼,让他就这么睡在这也不太好。...Sif你还能到林中仙女那拿些用来醒酒的仙果吗,那个挺有效的,下次我会去拜访她们表达谢意的...”

他微笑着安排好了一切,终于Thor安稳地躺在了闪电宫呼呼大睡。我还未从这繁琐的宴会摆脱出身,没有了Thor的吵嚷后我身边就立刻冷清了,我找到了宴厅稍微安静的一角坐下,应付时不时向我举杯或寒暄的人。那些客套的贺词实在无趣,吵闹的宴会也叫人头痛。仙宫三勇士和Sif正坐在一起热烈的讨论些什么,我看见Fandral正把斗酒的Volstgg和Hogun拉开,他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在他回头看我时我们对上了眼神,他歪了歪头,笑了,向我举杯示意。

又想起幼年时从别人口中想象出的骑士形象。Fandral,是个很特别的人,与其说是战士,他给我的感觉更像个骑士。
传统的身着盔甲手持长剑的骑士形象与仙宫勇士重叠起来似乎有些滑稽...让人忍俊不禁。当我回过神时,他正端着酒杯向我走来。我看着他似乎精心打理过的金发在宴厅橙黄的灯光下折射出温暖,由他的样子和微笑让我想起了灯火,温暖而又含蓄,让人舒服。
他拉过一张椅子在我对面坐下,身子倾向我举起酒杯。

“代表仙宫勇士以及女神Sif对您表示祝贺,王子陛下。我们都是您哥哥忠诚的朋友...相信也会是您的...”

看着他透亮的琥珀色眼眸,嘴角勾起弧度表示善意
“不必多礼了,勇士,叫我Loki就好。”
“我想我们会相处的很好的,Fandral。”

When we were young .〔范基无差〕一发完

When we were young .

熏人的烈酒,滋滋作响的烤肉,拿着酒杯的不敬业的小提琴乐手,咯咯傻笑的女人。
每次都一样聒噪的惯例一般的晚宴,这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好在宴厅并不全被像Thor或Volstagg那样喝酒吹牛的壮汉占领,总还有一两处安静的角落可以坐下安静的练习法术——今晚我不想那么早回宫,因此在此研究明天要学的法术是个好主意......再说,还可以用哪个倒霉的醉汉练习一下今天学过的变形幻术。

在宴厅角落一处未关的窗下坐定,窗外吹进的习习凉风驱散了一丝浓郁的酒味——是个可以安静的地方了......明天的法术也没什么难度,只是有个咒语太过繁琐...明天可以找母亲问问简化的方式...

                             “——Loki...!”

听见有人叫我,真是奇怪。微微抬头看到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是Fandral...

                            “...Fandral...?”

Fandral找我么...?还真是奇怪了,宴会到了这个时候Fandral一般都会在一群傻笑着的女人中豪饮......他来找我干什么...

             “...Loki...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Fandral拉了张椅子在我身边坐下,期间摇摇晃晃的脚步差点把他自己绊倒,看着他略微有些泛红的面颊....看得出喝了不少。

               “...呃...,是这样的...Loki你...”

他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倾向我,我看到他双手不自然的握在一起,他没有直视我的眼睛,脸上带着一种微妙的表情,这可不像平日里潇洒大方的Fandral——我想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原谅我打断你的话...Fandral,如果你是因为什么奇怪的赌约来找我,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随便提一句,我觉得如果你再喝几杯,明天的训练你可能连剑都拿不稳了。”

被抢了白的Fandral愣了愣,笑了出来。

           “...好吧,Loki,果然被你看出来了...我是和Sif的朋友打了个赌...嗯...看看我来向你说出一些话之后会不会被你变成青蛙...如果我赢了她就介绍林中仙女给我...所以Loki...帮个忙...?”

嘁,无聊的赌约。

           “...随便你吧...变形幻术我还不够熟练,不能随便把你变成青蛙。”

         “那真是太棒了...!嗯...不,我是说谢谢你Loki...”

Fandral笑了笑,转过身不知对谁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正欲离开的时候突然凑近我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认真的说,Loki,阿斯加德的确没有哪个姑娘容貌能比得上你,你的确漂亮极了...!”

说完这话他快速的跑开...我僵硬着身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慢慢抬起头看到他已经快跑到宴厅那头去了...

...Okay...明天的变形幻术我一定会好 好 学的。



mp戏放放

waiting.

〔如果你老了,我不能陪你。〕







                           “Thor,又见面了。”



Thor老了。

五千年了,时间是最公正,最不留情的东西。即使是强大的雷霆之神身上也被时间留下了深重的痕迹。
他那时被剪短的头发已经重新蓄起,还像少年时的方法束起,只是昔日金发已覆盖上满满的银丝,现在完全看不出原来标志性的金发。岁月的沟壑也在他的皮肤上盘踞,脸上的皱纹也使他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变得松弛,就连他原本满身的坚实肌肉也不见踪影,只有身上闪闪发亮的铠甲还显现出他曾在战场上的搏杀。

只有他那湛蓝的独眼还未有丝毫改变。依旧让我看到了天空,大海,和雷霆。

...我有多久没和他面对面的对视了...?
五千年?还是更久...?
...在我死前就已经有好久没这么做了吧...

...虚无中的等待时间无法计算,也无法描述。时间既像是静止,又像是极快的流逝。我好像昨天才死在他怀里,又像已经和他离别了一世...

在我死去的日子里,有时我可以透过层层迷雾幻影窥见他的身影。我看着他在战场上驰骋,看着他在臣民中受到尊敬...
...我还看到,他牵着两个孩子,对他们微笑,向他们讲述我们的故事。

就像当年的我们和Odin。

不同的是,我还看到,在他平稳的结束了五千年的漫长生命后,坐在王座上的是两个人。
就像我一直奢望着,期待着的那样。
只可惜那不会是我们俩。

果然,他的生命始终沐浴在阳光下。
至始至终,都是光明而又充满胜利的。

我太早的离去,不知道对他究竟是不是件好事。但至少他余下的生命过得还不错。这五千年来我一直注视着,等待着他,然而他不是。

命运对我们从来就没有公平过。

                  “loki......”
他张开说出我的名字,声音略微沙哑,与我映像里thor的嗓音相差甚远。
可能我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久到已经忘记了他原本的模样。

       “我等了你太久,Thor。终于又见面了。”
  ”Brother, I assure you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
                    “I am here.”
                     “Foreve.”





放着放着。

dreams


All my dreams.




1)
我看见覆着暗纹的蓝色由指间蔓延。
它会覆盖我的全身,这是我本来的样子。
殷红的血液从腹部涌出,染红了猩红地毯上的金线。视野在痛苦中覆上一层血雾,侵蚀了金碧辉煌的宫殿。

蓝色皮肤下流淌的红色血液,荒诞又疯狂。

难忍的痛苦迫我跪倒在地,血液流淌的速度愈加迅速。眼眶中滚落了些什么,在手心汇聚,怪异而又丑陋。

我为何而流泪...?

For my broken heart

我要以冰霜治愈痛苦,以死亡拼接心脏。

2)
我看见金色的夕阳为他镀上一层光芒。
所有的鲜花在他身边绽放,为他的功绩赞扬。他所到之处皆是炙热的阳光,驱散我赖以生存的阴暗。
我想起在所有花朵都奇异地散发出酒香的那些下午,我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战场前的准备。

      “Everything is for you, my dear brother .”

他战无不胜,在战场上驰骋,鲜血都无法将他污染,而更装典了他闪亮的战甲。

他用热情炙烤我的心脏,用难以拒绝的爱杀死我最后的希望。

3)
他将我杀死。

4)
他用金色的机器贯穿我不堪的灵魂,他以残忍的温柔湮灭我最后的希望。他俯身以悲伤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溺死在他蓝色的眼眸里。

他用沾血的刀证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王。

我感到腥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散,那是死亡的先兆。我曾向他承诺献上全部的忠诚和生命,现在是我兑现的时候。
我竭力撑起身子,想在他离开前对他说最后一句话。但他看了我一眼又先行开口。

                      “For all, forgive me .”

我怎么可能原谅你,但我又有什么理由反抗你...?

     “To give you my eternal loyalty and life .”

5)

我不曾背负罪恶。
我不曾收到偏见。
我与他在阳光下同行。

This is all my dreams .








嗯...就是放一些戏到老福特...
OOC致歉啦!

数学课产物...?